糖瓜瓜

存在宇宙亦沦陷亡殒
爱把距离和时辰鲸吞

成长啊成长啊少年人也都要长大了

吵醒沉睡冰山后从容脱逃

你真的有办法轻易做到

床头灯真是我心里的天蝎处女top心理描写绝美爱情

“难怪我会嫉妒,发了疯的嫉妒,我讨厌这样的自己,我需要被医治,可我的灵丹妙药啊,为什么你要安着毒死我的心。”

“选择喜欢一个并不喜欢自己的人,本来就是一件自我折磨的事情,本来就会吃很多苦还无法言语,本来就会受尽委屈还得强颜欢笑,这是一种心甘情愿的又迫切被医治好的病症,是一种明知追寻不到却舍不得停下脚步的挣扎。


我在悬崖边上,你在下面,跳下去会死,可我想见见你。


我想痊愈,得以救赎,只有选择不去喜欢你,可那对我而言多么艰难。


或者你来喜欢我吧。


你看,我都允许你敲锣打鼓,摇旗呐喊,明目张胆的步入我心里,你不应该给点回馈吗?”

“好像结束了,可是对于有些事情唯一的不甘心就在于就算是直到结束,也是那么不清不清楚的结束,它成为波澜不惊下的一处暗礁,你会不由自主的去想象,去推敲无数总可能性,就像不经意的蹭破了手指,不知道在哪里被什么所伤,惨败而归。”


---Sighfly


最近是沉迷于探索天蝎座喜欢一个人为什么表现的那么所谓病娇,又把当初虐的我肝疼的文拿出来看,突然就理解了不少。

还因此联想到了最近看的另外的一对真实的天蝎处女……

我感觉真实的通宵了

现在是温哥华时间凌晨四点三十八分

我的手脚冰凉有一丝丝难受

熬夜写了IAT的components


晚安晚安

祝我能有个好梦

今天或许也有想要记录下来的一点点心情

看了一个娱乐圈文,看到当练习生的两位主角快要出道我就甚至没胆子看下去了。

我这是怎么回事啊

透明日记x3

最近没什么心态崩掉 莫名的就好了起来

然后吃了一个男明星的瓜

其实我不太想说这是一个瓜或者是什么爆料

我其实平时都这些事都没有太在意

但是看来看去觉得这个男明星好像可能有付出过真感情吧

就突然戳中了我的泪点

一个人在年轻气盛的时候是不是都要那么比较的义无反顾才比较好呢

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我让自己挖坟看到的那些有的没的的视频剪辑 文字片段

只能说 粉丝可能写得太好了 字字戳心 句句在理

他可能真的是个非常勇敢的人吧

但是处女座的心真的很狠哦 万般权衡之下肯定不会选择所谓爱情的呀

我猜他可能也有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悄悄后悔吧

哈哈

但是整个事肯定也没这么简单 一个巴掌也拍不响

看似付出那么多

看似申深情的弟弟可能真的也没付出他自己所谓的那么多的感情吧


朋友们都忙碌起来 只有我自己还在不怎么闲暇的时候看那些高糊到真的是av画质的影像来寻找那些蛛丝马迹

虽然我知道他也不是什么好孩子

但是我看着看着就有些意难平了

最近真的那么的怀旧吗

前几天还和Gloria在听许嵩的歌

突然就又到了他们


我其实最意难平的瞬间是

我听到他们其中一个成员在自我介绍的时候

大家好 我们是亚洲男子天团XXX

我就突然觉得好可惜呀

真的要是坚持下来

或许真的就是亚洲男子天团了


以前对他们的印象总是感觉有那么一两个人丑丑的土土的有一个病怏怏的还有一个话都说不清楚

现在看来我可能需要去挂个眼科耳科了


这个世界上也太多意难平了吧

当这种事突然变成真实摆在我面前的时候

我总免不了的要叹息

不是什么简单的他出柜啦吧啦吧啦

而是感觉这整个故事发展过程确实太让人扼腕了


“不如永远跟你耗来得快乐,对不对”

倔得像一头驴 可以的话我可真希望是什么真实的真爱啊

这世界上不是真实的感情才能真的打动人吗

像玫瑰人生里那么短赞但是足够热烈也就够了


闭麦了

爱情真好

日常感叹 但还是学习更好

有钱最好

看别人纠缠可能也就足够我跟着共情难受很久了


再逼逼一句

想说给所有 每一个我热爱过的少年们听

特别是你呀

osh

个小傻逼

我看到你现在一点点成熟稳重起来的样子

真的很想敲开你的心看一下以前那个傻白甜的你

我不想妄自揣测是什么让你突然变得成熟起来

或许是他

或许是她

或许是他们

或许是命运

但我还是很庆幸 你没有折磨你自己

不要再像四年前那个晚上那样突然让我担心你呀

明明我都放下了


还有我的cb

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回事呀

就好像是以前的不愉快的事一切都没存在过一样

我也猜不出来你们到底在想什么

你们真的很怪哦

可能是我cp脑吧

但你们不是一般的奇怪哦

希望你们不要耍我才好


还有两个非常非常年轻的小少年

你们都飞得好远啦

像我这样的小粉丝早都追不上了

我可越来越看不到真实的你们了

都快忘了你们实际上是什么样的

还会说什么

一生一世 一心一意吗

应该不会了吧哈哈

还会有在夏秋交际的夜晚一起在天台上唱民谣的新回忆吗

可能也不会了吧

好好长大吧少年们

不要说什么浪费呀


好想穿越到未来

看看属于你们的时代

做梦都想找的资源搜索利器

m15108306578:

 一、找资源利器


去转盘网:http://www.quzhuanpan.com/


西林街:http://www.xilinjie.com/


EV搜索:http://www.evsou.com/


找文件:http://www.zhaofile.com/


呆木瓜:http://www.daimugua.com/


爱挖盘:http://www.iwapan.com/


ok搜搜:http://www.oksousou.com/


二、外文书籍(文献)下载网站


Library Genesis:http://gen.lib.rus.ec/


Book ZZ:http://bookzz.org/


Free-Ebooks:http://www.free-ebooks.net/


Bookboon:http://bookboon.com/en


ManyBooks:http://manybooks.net/


SnipFiles:http://www.snipfiles.com/


Open Library:https://openlibrary.org/


Bookyards:http://www.bookyards.com/


三、中文书籍下载网站


书林网:http://www.booksforest.com/


钱氏藏书:http://qscs.haotui.com/?fromuid=272


大熊图书馆:http://dxlibrary.haotui.com/bbs.php


大众图书馆:http://dztsg.info/forum.php


读远:http://www.readfar.com/


Bucee杂志馆:http://bucee.net/


汉川草庐:http://www.sidneyluo.net/index.html


四、非常强大的翻译平台


CNKI翻译助手:http://dict.cnki.net/


句酷:http://www.jukuu.com/


词都:http://www.dictall.com/


LINE Dictionary:http://ce.linedict.com/dict.html#/cnen/


Glosbe:https://glosbe.com/


五、神站系列


大软坊:http://app.hustonline.net/major


香当网:http://www.xiangdang.net/


Smallpdf:http://smallpdf.com/


MSDN:http://www.itellyou.cn/


六、考研资料相关网站


考研圈:http://www.zhuansoo.com/vbar/c/vc.html?id=19


考试点社区:http://bbs.kaoshidian.com/resource


考研论坛:http://download.bbs.kaoyan.com/


小木虫论坛:http://emuch.net/bbs/index.php


传媒人网:http://www.chuanmeiren.cn/bbs/


七、动漫资源网站


Animation World Network:http://www.awn.com/


卡通酿造:http://www.cartoonbrew.com/


皮克斯帝国:http://pixarempire.com/


动漫花园:http://share.dmhy.org


漫游BT:http://share.popgo.org


简单动漫:http://www.36dm.com/


漫画书:http://manhuashu.net/


旋风动漫:http://bt.xfsub.com/


八、高清电影资源网站


他来说电影网:http://www.talaishuo.com/


天天美剧:http://www.ttmeiju.com/


耐卡:http://bbs.ncar.cc/forum.php


电影天堂:http://www.dytt8.net/


MP4吧:http://www.mp4ba.com/


蓝影网:http://www.lanyingwang.com/


80s: http://www.80s.tw/


Mp48 : http://www.mp48.com/


电影首发站:http://www.dysfz.net


资源共享:http://www.ed2000.com/


电影港:http://www.dygang.com/

字幕组:
http://www.zimuzu.tv/

九、六个纪录片精品网站


Ary Heaven:http://documentaryheaven.com/


Free DocumentAries:http://freedocumentaries.org/


Top DocumentaryFilm:http://topdocumentaryfilms.com/


District 7 Media:http://www.district7media.net/main/


Citizen 4Film:https://citizenfourfilm.com/


Documentary:http://documentaryaddict.com/


十、下载国内外杂志的资源网站


高清杂志网:http://www.gqzzw.com/


PDF magazines:http://pdfmagazines.org/


PDF-giant:http://pdf-giant.com/


PDF之家:http://www.pdfzj.com/


十月杂志网:http://shiyue.me/


十一、有声读物网站


天方听书http://www.tingbook.com/


静雅思听http://www.justing.com.cn/


书喇叭http://shulaba.com/


爱听网http://www.aitingwang.com/


酷听网http://www.kting.cn/


家常读书http://www.jiachangdushu.com/portal.php


十二、旧书交易类网站


孔夫子旧书网http://shop.kongfz.com/


布衣书局http://www.booyee.com.cn/index.jsp


有路网http://www.youlu.net/


中国旧书网http://www.jiushu.cn/


天下旧书网http://www.jiushu.net/


十三、免费音效资源类网站


闪吧音效库http://www.flash8.net/download.shtml


中国素材网音效库http://www.sucai.com/duomeiti/yx/


日本的音效库http://koukaongen.com/


站长素材-音效http://sc.chinaz.com/yinxiao/


Soundsnaphttp://www.soundsnap.com/


Freeplay Musichttp://www.freeplaymusic.com/


Ilovewavshttp://www.ilovewavs.com/


Breakouthttp://www.breakout4u.com/en/


十四、影视后期教程类网站


我要自学网http://t.cn/hgWA5w


翼虎网http://t.cn/RhcgNMN


飞特网http://t.cn/hbBHpZ


Videocopilothttp://www.videocopilot.net/


Vfxinfohttp://vfxinfo.net/


BW Designhttp://benwattsdesign.com/


十五、免费视频素材/模板下载网站


视崛http://www.shij001.com/


92素材网http://www.92sucai.com/


新GG儿http://www.newcger.com/


千图网http://www.58pic.com/shipin/


39视频http://www.39video.com/


模板天空http://www.mobantiankong.com/


人人素材社区http://www.rr-sc.com/?fromuid=201838


十六、Photoshop教程网站


我要自学网http://www.51zxw.net/


大师之路http://99ut.blueidea.com/text/photoshop/basic/index.html


52photoshophttp://www.52photoshop.cn/


PSDFANhttp://psd.fanextra.com/


Photoshop Tutorialshttp://www.photoshoptutorials.ws/


PS Brusheshttp://www.psbrushes.net/


ps联盟http://www.68ps.com/


十七、专业影评类网站


时光网http://www.mtime.com/community/


豆瓣电影http://movie.douban.com/


烂番茄http://www.rottentomatoes.com/


IMBDhttp://www.imdb.com/


美国广播影评人协会http://www.criticschoice.com/


纽约影评家协会http://www.nyfcc.com/


Filmhttp://www.film.com/


GoodFil.mshttp://goodfil.ms/


Cinephiliahttp://cinephilia.net/


ScreenJunkieshttp://www.screenjunkies.com/


IndieWire:http://www.indiewire.com/


十八、公开课网站


网易公开课:http://open.163.com/


中国大学MOOC:http://www.icourse163.org/


新浪公开课:http://open.sina.com.cn/


央视网--公开课:http://opencla.cntv.cn/


爱课堂:http://www.icourses.cn/home/


MOOC中国:http://www.mooc.cn/


超星公开课:http://openv.chaoxing.com/


十九、小语种系列学习资源


小语种入门:http://www.yingyurumen.com/


小语种学习网:http://xyz.tingroom.com/


其他小语种学习资源:http://www.cmzyk.com/h-nd-633.html


二十、其他系列资源


学术网站大全:http://dir.cnki.net/


常用二十六大学术搜素引擎:http://cmzyk.lofter.com/post/1cb13862_27ea8a6


歌谱简谱搜索下载网站:http://suo.im/gz9xj


10个LOGO资源站:http://www.uisdc.com/top-logo-design-resources


10个无版权限制的大图特供网站:http://www.uisdc.com/free-hd-picture-website


找工作必备网站大全:http://www.cmzyk.com/h-nd-j-79-4_5.html


查询国内外文献资料的实用网站:http://cmzyk.lofter.com/post/1cb13862_5cc54cb


法律网站大全:http://cmzyk.lofter.com/post/1cb13862_3189e56


财经类网站大全:http://www.cmzyk.com/h-nd-j-182-4_5.html


国外免费期刊全文数据库:http://cmzyk.lofter.com/post/1cb13862_27ea88a


免费论文检测网站大全:http://cmzyk.lofter.com/post/1cb13862_26d5117


33个最值得读的世界级社科博客榜单:http://www.cmzyk.com/h-nd-101-109_361.html


 

透明日记x2

深夜独自修改essay甚至也不知道ted会不会喜欢我写的东西但也有开心的事是明天其实没有课可以睡到中午我的每天都是这么的忙碌又无聊…我在又清醒又困倦的时候总是很喜欢说话啊啊其实我真的可太喜欢说话了吧处女座的毛病一样没少的拥有了给大家都说晚安

透明日记x1

啊啊

开个麦

最近吧 感觉我自己的情绪真是

时丧时喜

可能是因为处于考试周?

不存在什么厌烦学习的 学习还成了阻止我成天发散思维的好方法了

朋友圈也没什么可发的

越来越是个无聊的人了

我不知道我自己成天都在丧什么

主要可能还是不知道冲谁说……

太惨了……

非要让我说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每天Gloria都在分享她和处女座小哥哥的事

她真的是个憋不住话的女孩子呀

一点点开心和失落都很想分享哈哈

“你说他为什么不理我呀”

“他为什么不回我消息呀”

“你们处女座都这样诶,老让我猜来猜去的”

实地观看一个女孩子为情所困真的还是有那么一点的有趣

我也很积极的给出我的反应

偶尔看她那么少女

就感觉自己突然变老什么的hhhhhh


lof真好 简直是个秘密基地

我想起来前几天我们室友三人讨论起

“是否会听歌听哭”这样的话题

得出的结论是我好像很擅长控制自己的情绪什么的

说好听一点就是我很理智

说白了其实就是我,莫得感情

什么的嘛哈哈哈哈哈


上文学课不知道怎么复习

真的有点头大

Ted真的是个狼人

还是Annette说的清楚多了 她要考什么


之前还和她们在吃饭的时候聊起大家的爱情观什么的

我感觉我的爱情观真的被嗑cp影响了不少

年轻时候不懂事嗑的那些真的不算

现在看的都是被时间堆积起来的

比如经历了苦难的,满打满算有十二年但我却感觉我从没真正的认识的两位欧吉桑,永远活在外壳里的两个欧吉桑,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法分辨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对着爆料的真相竟然还和大家打太极的那位叔叔,我其实当时真的很生气的哟

再比如的,都感觉不是真人了,盾冬什么的,没有人能说他们不是真爱,如果有,那我就闭麦hhhhh

啊啊还有,之前D说他没有爱好什么的,我真实的感同身受了,闲下来我竟然也成了看书的那种人

一两年前的我肯定不敢相信吧

看书什么的……


还有朋友们老说什么

“根本没办法想象你恋爱的样子呢!”

我其实很不高兴哦,这句话我真的听着看着都很不高兴哦

哭给你们看哦

但我也还是自己小声逼逼好啦

大家其实都是好心 想让我或许去谈个恋爱什么的

米娜桑,可能性真的可太小了

我心里很知道,在我这里,浪漫还活着

诸君,我渴望爱情呀

但我心里给爱情的定义可太模糊太美好了

我想要不被时间带走的爱情

我想要不被空间限制的爱情

我想要的我根本说不明白呀

想要的太多所以才什么都得不到吧

啊啦

深夜逼逼

其实还有好多好多好多想打出来的放在某个秘密位置的东西

我亲爱的子弹儿或许能看到吧

但那也是我所期望的

我希望你永远是最懂我的那个人哈哈哈哈哈


一点零八分了

我却还在厨房站着喝水

大概十三小时以后我就要陷入紧张的文学课期中考啦!

English Literature什么的

我真的不想上更多的系列课程啦


真不想变老呀!!

想永远是个青春美少女什么的

看到朋友圈的漂亮女孩们

每天的精致生活 我都只是叹口气


我可太坏了吧!!

唉!!!!!


还是大家都快快乐乐的比较好


我那天超级生气

当我看到高中的一个好朋友成天发阴阳怪气的话的时候

虽然根本不是在说我

但我突然就超级生气而且超级讨厌她……

诸君!我真的讨厌大家在朋友圈什么的发一些让所有人看着都觉得你阴阳怪气的话!

但我的喜好根本不值一提(叹息


我希望大家心里都美美甜甜的!

我希望大家都是温柔又友善的人

这么看着我又感觉我是个好人啦!!撒花!!!


我非常冲突!!

我希望我的学签两周以内批下来

信女愿意一个月不吃炸鸡!!!


快乐快乐!

逼逼了一大大大大大段!吃完了一小盒饼干!!

我要溜啦!!!!!

(留下灰尘)


哦哦哦!

子弹儿!

如果你看到这里!虽然你很久不上lofter了

我想说!

你就是一个我心里的完美女孩!!!!

你一定会遇到非常非常靠得住而且非常非常爱你的人的!!

他一定是个能让你随时都心动 也让你时时刻刻安心的人!

你不用担心你们之间会有秘密,因为就连每个眼神都会充满默契!!

下雨他会偏着给你撑伞的!!!

你就会遇到这么这么适合你的 安定又温柔的人的!!!!

忘掉那个谁吧!或者非常严厉的惩罚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困呀呀呀呀呀呀呀






布加勒斯特之恋(1)

❤️

K.I.D:

前面先说几句。


1. 刚刚掉坑,其实连漫威的人物都没认全。之前说绝对不写(因为没别人写得好),但是世事难料啊。


2. 本来应该写盾冬,可是故事发生在罗马尼亚,让一个罗马尼亚人叫James Barnes多少有些奇怪,于是只能写成Evanstan了。


3. 写不写看缘分,能不能写完靠努力,好不好就只有天知道了。


4. 会HE的。


----------------------------------------------------------------------------








布加勒斯特之恋


 


1.


 


1987年,秋


 


一架小小的螺旋桨飞机带着轰鸣声降落在布加勒斯特机场。


飞机上只有不到十排座位,即使这样也都还没有坐满。大部分乘客穿着几乎一模一样的列宁式上装,脸上挂着彼此相似的严肃表情,年龄也差不多都在四五十岁上下。只有坐在最后一排那个戴着棒球帽、穿着格子衬衫的年轻男人,一望便是个异类。


他是克里斯-伊文斯,这趟飞机上唯一个外国人——美国人。


飞机刚停稳,两个空姐便带着殷勤的笑容和托盘里的热毛巾走了过来。前排乘客次第接过毛巾擦脸,然后起身,不疾不徐地排着队朝舱门走去。


他们上下飞机的顺序是不是由官职大小决定的呢?伊文斯猜想。自觉是整趟飞机上层级最低的人,他没有急着起身,而是透过舷窗朝外打量起来。停机坪不算很大,但这个时段起降的飞机似乎只有他们这一架,因此显得格外空旷,不像纽约JFK机场,永远都是闹哄哄的。


空姐和前面的乘客又聊了几句才走到伊文斯面前,把最后一条毛巾递给他。毛巾已经变凉了,但按在脸上仍然觉得清爽怡人——这真是一趟漫长的旅程,从纽约飞到伦敦,再从伦敦飞到华沙,最后才从华沙起飞到达了目的地布加勒斯特。


伊文斯闭着眼睛仰起头,让毛巾停在脸上,站起身狠狠舒展了一下四肢。再把毛巾拿下来时,发现空姐正带着点讶异的神情看着他。他耸了耸肩,想起出发前老板给他的忠告:“不要动不动就表现得像个粗野的美国人。”


“先生,待会下了飞机之后请直接往B出口走,别弄错了。”空姐的英语说得颇为生硬。


“呃?”伊文斯没听明白。


“那是专门为外国人开设的通道。”


 


几分钟之后,伊文斯拎着行李箱下了飞机,和他的旅伴们分道扬镳,独自一人朝B出口走去。


大厅里同样很空旷,现在只有他们一架飞机,而他是飞机上唯一的外国人。一高一矮两个穿军装样式制服的官员先是仔细地检查了他的护照和签证,接着对他说了一句罗马尼亚语。伊文斯没听懂,他掌握的罗马尼亚语仅仅只够打招呼而已。


“对不起,你们想让我做什么?”


高个子的官员又重复了一遍刚才那句话,但是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伊文斯觉得这未免奇怪,专门为外国人开设的通道却不会说英语。


“对不起,你们必须得和我说英文我才知道该干什么。”他抬起双手放到胸前,做出一个恳求的手势。


“打开你的箱子。”矮个子的官员终于开口吐出了几个英文单词。


伊文斯犹豫了。他不想在一开始就惹麻烦,但也不情愿就这么把行李箱交给别人检查,哪怕他并没有携带任何违反规定的物品——出发前罗马尼亚驻美国大使馆给他传真过一份长长的违禁品清单,他认真查对了两次,绝对没有问题。


就在这时,另一个方向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白衬衣的年轻男人匆忙地跑了过来,“你是克里斯-伊文斯?”他挥了挥手。


伊文斯刚点了点头,这个年轻男人便转过头,从上衣口袋里拿出自己的证件和一封信交给那两个官员检查,接着便和他们说起了罗马尼亚语。伊文斯等了几分钟,那男人终于转回头又和他说起了英语。


“伊文斯先生,我刚刚告诉他们你是宣传部的客人,不过你恐怕还是得让他们检查行李。你知道的,我们必须照章办事。”


伊文斯觉得这是他自离开伦敦之后听过的口音最好听的英语,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没有再拒绝,一俯身把行李箱提起来放到桌面上,大方地掀开了盖子。


行李箱里有一半是衣服鞋子和洗漱用品,另一半是一个空白笔记本、几支钢笔和一本辞典,还有一台显眼的白色奥林匹亚牌打字机。矮个子官员伸手用力按了几下键钮,年轻男人立刻掏出另一张纸递到他面前,又说了一句罗马尼亚语。


“我告诉他们这台打字机已经注册过了。”他转过头朝伊文斯眨了眨眼睛。伊文斯注意到他有一双俏皮的眼睛,在大厅白晃晃的日光灯下看起来是浅绿色的,像家乡波士顿早春时节河面上跳跃的阳光。


终于结束了全部的检查,年轻人带着他走出大厅,一辆香槟色轿车看起来已经等待多时。伊文斯不认识汽车上的商标,他猜这是个苏联或者捷克的牌子。


戴鸭舌帽的司机从车上跳下来,帮伊文斯把行李箱放好,然后拉开后座车门,客气地请他上车。年轻男人径自绕到另一边钻进副驾驶位,车子很快开动了。


“我先让司机送你去你住的酒店,飞了这么久,我想你一定很累了。明天早餐之后我会在酒店大堂等你,我将担任你全程的向导和翻译。”说完这几句话,年轻人笑了,眼睛和嘴唇弯成轻快的弧度,他从前座伸过手来,“我是塞巴斯蒂安-斯坦,很高兴认识你。”


 


 


三天前,纽约


 


位于曼哈顿的史塔克新闻集团大楼照常熙来攘往,顶楼的办公室里,集团总裁托尼-史塔克和他手下的特稿记者克里斯-伊文斯正并肩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楼下又堵车了,但嘈杂的街市声并不会透过玻璃闯这间豪华的办公室,他们手里装着威士忌的玻璃杯相碰时发出的声音依然清脆而清晰。


“我猜罗马尼亚没有这样好的酒,好处是也不会堵车。”


“等我亲眼看到了再告诉你。”


“我一直很中意这个选题,本来想再派个翻译跟你去的,可是罗马尼亚方面只肯发一个人的签证。”


“能去就已经很好了。从前他们都不接受西方记者,最好那次也不过是让华盛顿邮报的记者跟着政府安排的新闻观察团待了三天,回来写出的东西不过是英文版的宣传稿。这次他们居然给了我两个月的签证,而且看起来好像不打算限制我的行程,这已经大大超出我的期望了。”


“所以你必须得写出点让人大吃一惊的东西,否则我不会让他们给你订返程机票的。”


伊文斯笑了。史塔克是个天才的传媒经营者,在事业上于他亦师亦友,自从他进入集团,史塔克一直很支持他那些费时费力却颇见深度的选题。


“说认真的,你去那边要小心,我觉得他们不会那么容易就让你接触到一切。”


“我知道,我有自己的判断,不会见到什么就相信什么。”


“不止是工作,你自己也要小心。我已经跟那边使馆的朋友打过了招呼,有任何麻烦你都可以去找他们。”


“我会留心的。”伊文斯点点头,“不多聊了,我得回去做准备了。”


“对了,”出门前史塔克叫住了他,“东欧姑娘很漂亮的,你可以,呃,小心地尝试一下。”


伊文斯看着老板促狭的眼神和小胡子,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不打算惹任何麻烦。”


 


 


两天前,布加勒斯特


 


宣传部长布洛克-朗姆洛坐在政府大楼专属于他的办公室里,隔着一张办公桌打量着对面椅子里的年轻人。以官员的标准看朗姆洛算是很年轻,才四十出头,和他的同僚一样梳着一丝不乱的短发,表情严肃得略有些过分。


“斯坦同志,你知道组织为什么会派你去完成这个任务吗?”


“因为我忠诚。”


“忠诚当然是最重要的。”朗姆洛颔首。他从塞巴斯蒂安-斯坦还是个少年时就认识他了,他知道得很清楚,尽管他每次走进这间办公室都会竭力表现得沉稳严肃,可只要他笑起来,就会立刻变成另一个样子。“除了忠诚之外,还有另外一些特点让你成为最适合这项任务的人。首先你的英语很好,其次你看起来不像那些人那么沉闷,不至于让这个美国人一来就起了戒心。”


塞巴斯蒂安不是很清楚部长说的“那些人”是指谁,但他知道一定有很多和他一样的人,明面上有个职业,暗地里却会接受另外一些任务。


“这段时间你要全程跟着那个美国人,陪他聊天陪他玩,就像普通的年轻人一样。我看了他的资料,他比你大三岁,你们算是同龄人。”朗姆洛顿了顿,“但你心里一定不能放松,不能让他自由活动,不能让他接触不是我们安排的人,他写出的每一个字,你都必须拿到手里交给我们审查。”


“我明白。”


“这里有一份半个月的日程安排,上面是所有他应该去参观采访的地点。我已经跟这些单位都打过招呼了,还会派一辆汽车全程听你调遣。记住,一切都必须紧贴着计划走,没有自由活动。”


塞巴斯蒂安接过部长递给他的一叠材料,右上角用回形针别着那个美国记者的照片,有着金色的短发和坦荡的眼神,应该说相当好看。塞巴斯蒂安心里微微一动,他不确定这样一个人会不会安于一切听他安排,也许不那么容易,但他会努力完成任务的。


“对了,待会儿让杜米楚秘书带你去挑几套衣服,我们最近刚从意大利进口了一批,打算过阵子发给部里的人穿上出席外事活动。你随便挑吧,你知道的,时髦一点。”



[Evanstan] 孤苦无名的手指

真的神仙写文啊 大半夜我真的哭唧唧我要看个一百遍

枫糖浆:

很短(。


>


  


  


Sebastian的手指破了,位置不偏不倚,在无名指底端。伤痕蜿蜒像个指环顶在皮肉上,他翻箱倒柜找出一小瓶落灰的酒精。天知道哪位好心人把它和小瓶装的酒摆放在一个柜子里。


他花费了无数根棉签才把不停冒出的血清理干净。对他而言,这本来是个小伤口,晾几天自然痊愈的那种。毕竟之前拍那几部超级英雄片,在地上摸爬滚打,留下的淤青和伤口多的数不胜数,只是把里面藏着的细小砂砾清洗干净就能耗费大半天的时间。


当时好像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Sebastian总是乐意为自己的事业付出一切。而现在却突然疼起来,酒精擦涂在绽开的肉里时尖锐的刺痛感,沿着神经一路窜到天灵盖,然后在头皮炸开,倒吸一口凉气。


毕竟这是无缘无故的伤口,源于自己的不小心,除了疼痛也没有带来什么实质性的成果,所以总是意外的使人觉得委屈。


  


  


  


   


中午的时候,Sebastian接了个电话,助理提醒他两个小时后有个杂志要拍,并询问什么时候去接他比较合适。


哦杂志。Sebastian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回事,便签条显然忘记自己的职能。他一边应着,一边从桌子底下掏出一支马克笔,在便签条上写下这个事项,刚写完时间就又觉得冗余,直接划去了。


助理还在那边絮絮叨叨着纽约各条道路的拥堵情况,像个副业是交通广播的主持人。Sebastian突然没来由地想插一句,说自己手指破了。


“什么?”助理顿了顿,问。


“……没什么。”Sebastian犹豫了一下,还是算了,“十二点半来接我好吗?我想我的午餐要在路上解决了。”


   


  


  


  


下午的杂志是个推不掉的任务,一个单人封。Sebastian到的时候灯光已经架好了,造型师给他递过衣服,看到他的手,大惊小怪地感叹一句:“天哪,这个戒指很好看。”


“谢谢。”Sebastian点头,他特意选了个比较宽的戒指,正好掩盖住无名指的伤口,“需要摘下来吗?”


“不用。”造型师连连摆手,“不用摘下来。这很符合今天的主题。”


拍摄过程枯燥乏味,Sebastian坐在一个高脚凳上,被摄影师摆布,时不时将手抬起来遮住灯光,以制造符合某种美学分割的阴影。灯光烤在身上非常热,就像夏天才会有的热度,当然也不是所有地方的夏天都会有这种烈日。


Sebastian调整了个动作,闪光灯在他眼前炸开。他总是莫名想起红毯上的长枪短炮,以及夏天的亚特兰大。当时的太阳就是这样的,不带阻隔的铺在身上,晃得人睁不开眼,暑气蒸笼造成一片屏障,时常在恍惚中听到导演拿着喇叭指挥着动作。


其实最怕热的也并不是他,而是他的好同事。每次结束戏份,他都能在遮阳棚的电风扇前看到对方。


“嘿Seb,我想你也很需要这个。”男人把手臂从紧绷的制服底下解脱出来,冲他招招手,眼睛里带着微不可察的狡黠,“对吧?”


Sebastian也只是耸耸肩,改变自己去拿冰水的路线,走过去不轻不重地捶一下后背:“你全挡住了,大个子。”


  


  


  


   


“你全挡住了。”摄影师放下相机,友好的提醒Sebastian把手稍微往旁边抬一点,“挪一下,好吗?”


“抱歉。”Sebastian趁换动作,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臂膊关节。


无名指上的戒指是镂空的,光源的热度细细碎碎的从缝隙里钻进去,烤着伤口发痒,他觉得刚刚的动作挣开了正在愈合的皮肉,血又要流出来了。顺着指根流下来,总有种神秘的超现实感。


“笑起来。”摄影师说:“我知道你很酷啦……但这组照片需要笑一下,好吗?”


他的手指隐隐作痛,但毕竟不会干涉到牵扯苹果肌。


  


  


  


   


间隙里助理跑过来跟他确认行程,平板上的备忘录一页又一页滑动,像废纸被不停地丢进纸篓里。


“七月都很忙。”助理也跟着叹了口气,“或许八月你想办一个生日派对吗?可以先把它放进计划表里,以免会有其他行程撞上。”


“不了……我想,暂时先不了。”Sebastian说:“先过了这该死的七月。”


“该死的七月。”助理赞同地点头。


   


   


   


  


伤口还是发炎了,暴露在空气中一整天,又被戒指闷着烤了光,整个边缘都肿了起来,只要伸展一下无名指,就有种火辣的疼痛。Sebastian没有时间处理它,简单涂了层消炎药后就直接登机了。


他坐的夜间航班,从纽约直飞欧洲。七八个小时的里程,到了目的地也只是蒙蒙亮的时候。那里有个电影节,他参演的电影有场点映,还要参与评审。


是一个比较浪漫的故事,看到剧本的时候,Sebastian一度认为自己不适合这种电影。他在里面只是一个配角,起着不轻不重的作用,戏份也不是很多。制片人是他的好兄弟,多半也算友情演出。


为了这个电影,他特意在加勒茨和布加勒斯特逗留了两周。这两个地方是  他的故事线的主要取景地。拍完后他看了一段样片,有种昆德拉的感觉。


“你应该很久没有回来了。”制片人——也就是他的好哥们——拍了拍他的肩膀。


“严格来讲,我前几年来过一次,也是拍电影。”Sebastian皱皱眉,“——总感觉只有工作才会使我回到这个地方。实在太忙了。”


“确实如此,毕竟距离美国很远。估计你也抽不出那么长时间的飞行时间。”


   


   


  


  


他上次来布加勒斯特的时候,正在痛苦的增肌减重期。


Chris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堆牛奶,见到Sebastian,给他抛了一瓶过去:“ 你应该试下这个,味道很不错。”


Sebastian接过来打量了一眼,看见上面写着的semi-skimmed就不假思索地扔回去。他相信Chris百分之百能接到,他们有这种默契。


“不要那么死板,seb。”Chris把牛奶放到一旁,摊手,“一瓶牛奶而已。”


“不,我宁愿喝蔬菜汁。”虽然事实上Sebastian一想那绿油油的东西,就要吐了。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Chris不以为意,他抓了抓头发,染过后还有些棕的发根暴露在阳光下,有点儿像,怎么说,Sebastian也不知道像什么了。他坚信表述来源于体验,于是他真的去体验了,手指陷入Chris乱翘的头发里,有点像落入了一层羽毛。


Chris也只是笑,蓝眼睛眯起来,扯了扯他的手腕,Sebastian的手落下来,被他牵住了一根手指。


“你的无名指好像很孤单。”Chris用他那波士顿口吻,像在认真描述一件多么值得重视的大事。


Sebastian就任由他那么牵着,太阳烘烤着夏日的布加勒斯特,布景在街头的水果摊也被蒸出了果香。


最后是Chris先松了手,场务催他赶紧去找导演确认分镜,他起身伸了个懒腰,把牛奶放到一旁的小冰箱里。


“我会留到你想喝的那天。”他说,“你不要忘记了。”


   


   


   


   


他到达电影节现场时先去找了剧组团队。


“熟悉的欧洲。”制片人跟他打招呼,“这就像是建立在一切浪漫情节之上的地方。”


点映的时候他第一次以一个观众而非参与者的视角看完了整部影片,这是一部串联起来的故事,他与他的罗马尼亚只是小小的一环。


他在里面有一段无疾而终的爱情,故事的结尾是男人送女人登上了去往奥地利的火车。


火车驶离站台时,他的手里还握着空牛奶瓶。是在便利店买的,他们在便利店外的长椅上进行了最后的一餐。


他的故事结束在牛奶瓶被扔进垃圾箱的画面。“哐当”一声砸到底部。空的是留不住的,牛奶瓶也是一样。


  


   


   


  


“你应该去处理下你的手指。”制片人指了指他的手,“好像很严重。”


伤口使周围皮肤泛着不正常的红,又肿,被遮掩的戒指箍着。


“只是发炎了。”Sebastian瞄了一眼。


  


  


   


  


电影节后是一个晚宴,Sebastian睡眠有点儿不足,提不起精神,只是拿了一杯酒坐在沙发角落,面前是几个果盘,时不时有侍者询问需不需要小蛋糕。


“很无聊,是吧?”


沙发边陷下去一块,Sebastian差点儿要往那边倾倒,连忙撑着扶手坐直。熟悉的香水味和声音已经快成为他的本能反应。


“晚到了几分钟,没在红毯上看见你。”Chris像是表演了多么大的惊喜似的,挑了挑眉。


不过确实也是很大的惊喜,他们已经至少……半年没见过面了。Sebastian知道他一直在专注舞台剧事业,没想到也来了这个电影节。或许是作为嘉宾。


Chris轻车熟路地跟侍者要了两块小蛋糕,上面堆砌着奶油和烂俗的车厘子,他先咬了一口,然后把另一块的奶油抹掉,露出蛋糕底胚,递给Sebastian:“虽然我还是不太赞成你减重,因为你看起来根本并不需要这个。但我想你也不愿意吃下那么多奶油。”


“谢谢。”Sebastian感激地接过蛋糕,刚刚他已经在思考怎么做才不会使抹掉奶油这个行为显得十分尴尬。


手伸出时,戒指一侧蹭到了伤口,钝痛瞬间涌了上来,他轻轻倒吸一口冷气,将蛋糕放到另一只手上。


“你的手指怎么了?”Chris眼尖的看到这个小动作。他总是令人意外地注意到某些细节,有关Sebastian的所有细节。


“没什么。”Sebastian打算轻描淡写的把这事藏下去,于是转了个话题:“这次的电影有比较出彩的吗?我还没怎么看完。”


“我看了你的,拍的很不错,我很想念布加勒斯特。”Chris眉头皱得死紧,“天哪Seb,你的手指是不是受伤了?”还没等Sebastian回答,就起身去找了一名侍者。Sebastian见他在比划着交谈,叹了口气,重新倚回沙发上。


  


  


   


  


他曾经熬夜看过Chris自己的电影,各种意义上,“自己的电影”。Chris为此耗费心血,在纽约的住宅里呆了两周剪辑成片,发送到Sebastian的邮箱里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于是Sebastian看完了它,这也是决定了之后接下那部看起来不属于他风格的电影的契机。


故事其实并不新鲜,但黑底白字的“a film by chris evans”也足够令人热泪盈眶。


他后来在电影里送女人上了火车,就仿佛当时的小号手送邂逅者去往中央车站一样令人心碎。yesterday once more,不过是时隔多年的场景重现。一个在纽约,一个在布加勒斯特,很巧合。


  


  


  


  


“你的无名指看起来很疼。”Chris回来的时候带着一小卷纱布和药,“它不应该戴这个戒指。”


“错误的时机。”Sebastian自言自语。


Chris正忙于怎么细致的把戒指从他肿起的伤口上脱下来,闻言看了他一眼,“是的,错误的时机。什么时候都可以,但现在不行。”


失去了戒指的掩护,伤口就彻底暴露在了视野中。看起来发炎的比较厉害,围着指根一圈,像是失败的、还没消肿的刺青。


Chris给他消毒,棉签压上去的时候疼痛带来一种麻痹感,反倒没什么感觉了。


“疼吗?”只要棉签一动,Chris就会问一句,“这样会不会好一点儿?”


不疼。老天啊能不能停止你的心理暗示。Sebastian在心里无限翻白眼,他快要被问疼了。


Chris拿出刚刚去跟侍者要的药粉,沾了一点在棉签上,仔仔细细涂抹伤口,药吸收进去的时候有种累加的痛感,慢慢地越积越多,最后整个手掌都在疼。


“这比当时好多了。伤口很干净。你还记得在德国那次吗?你只是帮我挑出里面的碎砂,就用了半个小时。”Chris小心翼翼地给他缠上纱布,一圈围住,用医用胶条封住开口,颇为得意地让Sebastian夸赞自己的成果:“是不是这个戒指好多了。”


纱布裹着伤口,在指根围了一圈,白色的指环。


  


  


  


  


“我看到电影里,你扔了那瓶牛奶。”Chris提及这段情节,闲谈般的语气,“你可能忘记了,那瓶牛奶是当时我邀请你喝的,在布加勒斯特。我是说我们一起来的那次。”


“是吗?”Sebastian垂着眼,轻轻抚着缠上纱布的手指,像在缓解疼痛。他早在拍电影时就想起来了,当时在便利店看到那瓶牛奶还怔了一下,近景里是一种可以被解读为难过的神态,于是这个镜头也就被保留了下来。


“虽然不是我给你的那瓶,”Chris顿了顿,声音立刻替换成刻意的愉悦,“但最终还是喝到了,  对吗?”


Sebastian愣了愣,手上的力气不留神加重了,抵在伤口上,绽开的疼让他懵了一瞬,又很快地拉回清醒的思维。他点了点头,轻轻应了句:“……对。”


就如同无论那瓶牛奶喝没喝完都会拦不住驶向奥地利的火车,纽约即使是极夜也会有昼夜通明的中央车站。故事都会有个结局。


  


  


  


  


Sebastian突然想起遗漏的细节,在布加勒斯特。


他的无名指被Chris牵住又松开。


“你的无名指好像很孤单。”Chris对他说,用他那波士顿口吻,像在认真描述一件多么值得重视的大事。


然后,Chris低下头,吻了一下他的无名指底部。


如同戴上一枚戒指,表情虔诚。


  


  


  


  


  


-FIN


  


包子那部电影以及整个故事都是我编的,不要较真(。